bt天堂黄色在线观看天堂网黄色视频|免费看一级高潮毛片|久久国产影片在观看

<xmp id="ltzhi"></xmp>
<s id="ltzhi"></s>

<bdo id="ltzhi"><dfn id="ltzhi"><thead id="ltzhi"></thead></dfn></bdo>
  • <track id="ltzhi"><span id="ltzhi"></span></track>
    <track id="ltzhi"><div id="ltzhi"></div></track>

      <bdo id="ltzhi"><optgroup id="ltzhi"><dd id="ltzhi"></dd></optgroup></bdo>
        <tbody id="ltzhi"><nobr id="ltzhi"><address id="ltzhi"></address></nobr></tbody>

          首頁 > 新聞中心 > 中國工程機械市場今年或將觸底

          營口金華機械制造有限公司是科技、開發、生產及銷售為一體的質量信譽企業。公司始建于1989年,始終以“質量是生命,信譽是靈魂”為公司的經營理念,為國內外汽保行業提供超優品質的零部件產品。   

          公司致力于科技創新,現代化管理。公司擁有強大的科研技術及營銷隊伍。并擁有業務精湛的出口業務人員。

           08
          10
           2016
          中國工程機械市場今年或將觸底
          •   進入8月份,工程機械上市公司即將迎來半年報的密集披露期,在已經發布2016半年度業績預告的公司中,中聯重科(000157.SZ)預計虧損8億-...

            進入8月份,工程機械上市公司即將迎來半年報的密集披露期,在已經發布2016半年度業績預告的公司中,中聯重科(000157.SZ)預計虧損8億-8.7億元,徐工機械(000425.SZ)預計盈利1.2億-1.4億元,柳工機械(000528.SZ)預計盈利1000萬-3000萬元,山推股份(000680.SZ)預計盈利約1000萬-1500萬元;不過,三一重工(600031.SH)暫未披露上半年業績預告。

            今年一季度,挖掘機銷售數據的逆勢反彈為沉寂已久的工程機械行業注入了新氣象,行業處在復蘇態勢中的說法不絕于耳。但是,當4月挖掘機銷售數據再現疲軟時,大家才不得不承認,對于工程機械企業來說,下行壓力尚未解除。

            早在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蔓延至全球,中國啟動了4萬億的大規模刺激計劃,基礎設施及房地產的大規模投資帶動了對工程機械的需求;接下來就是國內廠商紛紛擴大產能,并且在這一波投資浪潮中收獲頗豐。

            伴隨大規模投資的退卻,2011年底以來,曾經風光無限的工程機械行業開始了近五年時間的深度調整,產能過剩、庫存積壓、應收賬款增加成為整個行業的通病,突出表現就是企業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出現“雙下降”。

            一家國資背景的工程機械企業人士向界面新聞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工程機械市場保有量巨大,以裝載機和挖掘機為例,其保有量已經分別達到170萬臺和140萬臺。

            該人士向界面新聞記者提供的另一組數據則顯示,由于下游的房地產新建項目增速減緩,目前社會保有的工程機械普遍面臨開工率不足的問題,綜合開工率僅在30%左右,按此計算,裝載機及挖掘機開工的開工數量分別僅有幾十萬臺,大量的工程機械仍處于停工狀態。

            “上半年的行情已經是最近五年來最好的了,”三一集團副總裁賀東東稱,“今年前三個月市場有所回升,但是后三個月又出現了下滑,所以上半年與去年同期持平。”

            “工程機械行業長期需求仍疲軟。但是從2016年一季度的表現來看,已經出現企穩態勢;但是由于前期工程機械信用銷售規模擴張,一定程度上透支了未來需求,短期內企業的經營壓力仍然很大。”一位從事工程機械債券研究的人士在經過調研后向界面新聞記者說道。

            根據賀東東的判斷,目前行業的下滑勢頭基本上已經被遏制,今年很有可能是工程機械市場觸底的一年。

            “從宏觀層面看,并沒有特別的因素來支撐工程機械反彈式增長,所以下滑勢頭止住之后,不太可能出現反彈,今后幾年將維持一個相對平穩的態勢。”賀東東說。

            區別于前幾年動輒20%、甚至30%以上的年增長率,工程機械市場進入了新常態,“可能要更多的考慮宏觀經濟等大環境因素,”他說,“特別要考慮到工程機械的主要下游領域房地產及基建投資的情況。”

            數據顯示,房地產投資在今年1月走出V型態勢后開始趨緩,上半年全國房地產開發投同比名義增長6.1%,但是由于去庫存仍然是房地產市場調控的主基調,房地產投資難以出現超預期增長。

            另一方面,相比制造業投資低迷和房地產投資放緩,基礎設施投資雖然增速迅猛,上半年同比增長20.9%,但由于受投資回報率和地方融資能力等因素制約,基礎設施投資的長期對沖能力仍然難以為繼。

            賀東東認為,在宏觀因素不支持市場反彈的情況下,工程機械企業更應該主動意識到,過去高速增長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即使出現反彈或者恢復性增長也是在常規增速框架下的。

            工程機械行業的“新常態”令市場的所有參與者都感到壓力。界面新聞記者獲得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球裝載機、挖掘機需求分別為每年28萬臺、34萬臺,但是僅中國國內企業裝載機及挖掘機的產量就已經分別超過50萬臺,行業供求矛盾突出。在某種程度上說,即使全球其他工程機械企業全部停產,中國的產能也是過剩的。

            不過,即使在最壞的時候,工程機械仍然存在結構性機會。例如前幾年,大型挖掘機行情掉得非常厲害,但是小型挖掘機相對好一些,原因就在于前者的下游集中在煤礦等采礦業,大宗原材料價格下跌煤礦開采回落;而后者受益于新農村建設、小型市政工程等的需求。

            相對于國內市場的“小機會”,工程機械企業更愿意將目光瞄準國外的“大機會”。

            “這幾年,國內市場下滑很厲害,但是三一在海外的銷售一直在增加,目前三一的海外銷售收入占比已經達到44%左右。”賀東東表示,三一的重要戰略就是國際化,之所以堅定的奉行國際化戰略,是因為市場越是覆蓋全球的,其產品抵抗單一區域風險的能力就越強。

            數據顯示,三一重工2011年海外營業收入為34.25億元,占總營業收入的7.5%,2015年海外營業收入為100.3億元,占比升至44.2%。

            徐工機械和柳工機械也在擴大海外業務。徐工機械2011年海外營業收入為42.1億元,占比13.4%,2015年這兩項數字分別為31.5億元和18.9%;柳工2011年海外營業收入21.1億元,占比11.8%,2015這兩項數字分別為21億元和31.6%。

            中聯重科的中聯重科數據則路徑不同。2011年其海外營業收入為22.3億元,占比4.87%,2015年這兩項數字分別為25.5億元和12.3%。顯然,中聯重科的發展更偏重于國內新業務的拓展,例如環境產業和農業機械。

            在賀東東看來,海外市場是機遇與挑戰并存的。“歐美發達國家市場已經比較成熟,該市場每年的銷售額都很穩定,增量非常小,競爭格局基本確定,所以并不見得有很大的吸引力;相比而言,發展中國家則是一個增長很快的市場,但是企業面對的投資風險也非常高。三一的全球化必須是全面的布局,這樣會形成風險對沖機制。”

            舉例來說,“金磚國家”巴西是國內工程機械海外投資的重要目標國之一,2012年,世界銀行曾預測,未來巴西每年新增基礎設施投資將達到200億-360億美元,將為工程機械帶來巨大的機會。

            不過,由于近兩年巴西本國的政治因素導致經濟社會動蕩,巴西貨幣雷亞爾兌美元匯率持續走低,給眾多工程機械企業帶來慘重損失。一方面,原本建廠時是借款美元進行投資,由于雷亞爾貶值,需要更多的雷亞爾兌換成美元才能進行還款;另一方面,巴西本國經濟疲軟,對工程機械需求自然不佳。

            目前,三一在美國、印度、德國、巴西等國設有研發機構和工廠,并在100余個國家進行銷售。

            “很多工程機械的龍頭企業在積極做轉型,例如三一、中聯,預計今年除工程機械外的其他板塊,例如環衛機械、風電機械及海外銷售方面能夠對企業收入及利潤形成較好的支撐。”上述債券研究人士向界面新聞記者說道。

          【專訪】三一集團副總裁賀東東:三一集團新興業務收入占比已超10%

            界面新聞:國內工程機械市場出現斷崖式下跌以來,很多企業開始轉型涉足新業務,三一在這方面是怎么做的?進展如何?

            賀東東:新行業是我們轉型升級的方向之一,比如清潔能源、海工裝備以及住宅工業化,這些行業符合整個社會發展的態勢以及新技術的趨勢,也是三一在積極投入的領域。

            我們的很多新業務是在集團里進行孵化的,并不會拿上市公司股東的錢去冒險,這也是對投資者負責任的態度;當新業務在集團培育成熟后,有了穩定利潤,我們才會將新業務注入上市公司,新業務培育過程中的風險由集團承擔。

            界面新聞:新業務的培育期多長?目前占三一的收入比重有多大?

            賀東東:企業進入到任何一個新行業,都要有一個培育階段,要使客戶群固化下來,讓客戶能夠接受你的品牌,成長曲線是有的;就算在工程機械領域,一個新的產品線要成長起來,形成市場比較主要的玩家也需要五年左右的時間。

            從整個集團來講,新業務收入大概會占到總收入的10%-15%左右,當然,這只是一個估算值;上市公司中新業務占比會小一點,集團不會把最新的還在孵化中的業務放進上市公司。

            界面新聞:三一在戰略規劃中提到了建立工業互聯網,請談一下這方面的情況?

            賀東東:談到工業互聯網就繞不開消費互聯網,消費互聯網的明顯的特點就是,隨著終端設備接入數量的增加,以及接入設備終端的品種變化,就帶來商業模式的變化。第一波互聯網高潮是隨著PC機聯網數越來越多,帶來更多的商業機會;現在這一波消費互聯網則是從智能手機的聯網開始,個人消費的互聯網新模式發展非???,交易機會也在發生很大的變化。

            從工業互聯網的模型來看,隨著工業設備機器聯網越來越多,就會帶來商業模式很大的變化?,F在的工業互聯網首先要做大物聯,因為不物聯的話就不能用Internet把它們連起來,所以現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物聯的設備要大量增加。

            有機構預測,2020年全球會有250億臺設備聯網,這就意味著在中國起碼要有幾十億臺設備聯網,但是現在中國能夠聯網的設備還是極少數的,這就使大家感覺上看不到物聯網的明顯效益。

            但是,這并不是因為工業物聯網這種工具或者模式有問題,而是因為聯網的設備還不夠,這就像八九十年代,Internet已經有了,但是聯網的PC太少,交互的需求和新的業務模式產生的基礎就薄弱一些。

            界面新聞:三一在工業物聯網方面有哪些實踐?

            賀東東:我們已經實實在在感受到工業互聯網帶來的好處,也很堅定地相信工業互聯網一定能夠為制造業帶來很大幅度的效率提升,帶來新的商業模式。所以三一不僅自己做工業互聯網,我們還要將運營工業互聯網的能力外化出去,研發針對其他企業的工業互聯網服務。

            工業互聯網和大數據結合,能夠幫助企業降低客戶生命周期的使用成本,做到提前診斷,提高產品的可靠性,加快售后服務的反應速度,這就提高了企業對后市場的運營能力和服務能力,這是很直觀的一個好處,但是工業互聯網的好處不僅局限于此。

            后市場服務是工業互聯網的一個顯性應用,如果能夠實時監控和采集一臺機器的運行數據,當機器出現故障后,就可以快速知道;另外,當互連的機器足夠多的話,就可以通過大數據的分析找出相關性,哪幾個參數變動到什么程度時,就意味著有可能出現了某個故障,這就是預測的價值,幫助企業做好提前維護。

            另外一個大的價值在于,這些數據模擬了真實的運行狀況,這對設計一個更好的產品很有幫助,所以工業互聯網既適用于售后服務的場景,也適用于制造領域。比如在生產車間內,一臺加工機床壞了就會影響整個生產線,這個時候可以通過聯網監控車床從而盡量少出問題,不影響生產效率;另外,還可以監控生產車間的整個運行情況、能耗情況,通過計算機優化,降低能耗,這些都是很直接的作用。

            界面新聞:工業互聯網會對工程機械的商業模式產生哪些變革?

            賀東東:舉個例子,工程機械進行分時租賃的前提就是要能夠計算工作量,客戶還要很容易的找到他需要的設備在哪里,另外對于設備提供方而言還要保證設備的安全,不要因為租賃出去,設備就被人家偷走了;類似于分時租賃這種分享經濟模式在制造業落地是需要工業互聯網這一基礎設施的。

            另外,比如產業鏈金融,我們現在在推動一個基于機器使用的保險品種,原來買保險,是需要按年付的,但實際上設備不用的時候是沒有任何風險的,對于投保人而言為什么要出一年的保險費用呢,這種情況是不合理的;對于客戶來講,他用多少時間就應該交多少保險費,這將大幅度降低它的保險成本。

            反過來從保險公司角度講,保險公司的保費是根據風險進行定價的,如果對設備健康狀態不知道的話風險就會增加,設備聯網以后,就能準確的知道設備什么時候壞,進而通過健康診斷大幅度降低出故障的可能性,這樣保險公司的定價就會更準一些,保險公司的理賠概率也降低了。

            還有一點,保險公司很大一筆支出在于理賠費用,一旦出了被保險設備除了故障以后就要維修、賠償,以前修理廠老板會虛高維修價格,騙取保費,這種情況保險公司很難知道。但是設備聯網后,哪個部位壞了、要換什么部件、更換的成本是多少,保險公司可以準確知道這些情況,從而降低成本。

            這樣就形成了多贏的局面,而這種模式創新的基礎也是基于工業互聯網,不然這種創新模式是想得到但做不到的。

            界面新聞:三一在智能制造方面有哪些思考?

            賀東東:我們談工業4.0或者智能制造,就是一個“干”字,兩橫一豎。

            小的橫線是企業內部要把研發、制造、采購、服務等等這條產業鏈打通,實現數據的無縫對接,就是我們平常講的企業內部的信息化。豎的一條線就是指要垂直打通,從客戶需求開始,一個客戶訂單能夠拆解到具體工序以及設備的加工指令,包括采購,盡可能的實現自動化、柔性化,這個是縱向的一體化。再一個大的橫線其實它是跨企業邊界的,怎么把客戶需求到企業的制造采購環節,到下游的供應鏈,以及全社會的資源整合起來。

            這條大橫線是最引人遐想的。消費品行業已經給了我們很多樣板,當然工業品領域有很大的挑戰,產品的標準化程度沒那么高;另外需要的線下的技術溝通會更多一些,沒有像零售品已經有非常成熟或者成功的模式出來。

            這些都做好的話,智能制造可以想象出一個情景,大的一豎做好了基本上就可以實現C2M,即客戶的個性化定制,讓客戶來驅動他的個性化需求,能夠迅速讓整個制造生態響應他的需求。

            橫的一條線做好了,就能使企業生產更加自動化、智能化,企業本身的管理更加柔性;另外,企業系統內的數據和信息可以充分利用計算機進行優化,從而使整個決策業務變得更智能。

            總的來講,智能制造帶來的新模式可以實現客戶越來越個性化的需求,并且得到制造商的快速響應和高質量的滿足需求。

          聯系我們

          營口金華機械制造有限公司
          聯系人:張先生
          郵編:115000
          電話:0417-2611139
          傳真:0417-2639111
          郵箱:[email protected]
          銷售熱線:13704076702
          地址:營口市站前區3樓西里114號

          詳情

          <xmp id="ltzhi"></xmp>
          <s id="ltzhi"></s>

          <bdo id="ltzhi"><dfn id="ltzhi"><thead id="ltzhi"></thead></dfn></bdo>
        1. <track id="ltzhi"><span id="ltzhi"></span></track>
          <track id="ltzhi"><div id="ltzhi"></div></track>

            <bdo id="ltzhi"><optgroup id="ltzhi"><dd id="ltzhi"></dd></optgroup></bdo>
              <tbody id="ltzhi"><nobr id="ltzhi"><address id="ltzhi"></address></nobr></tbody>